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炸楼断联,朝鲜“对敌军事计划”曝光:启动一号战斗体系,还要去韩国发传单?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分析认为,首尔被华盛顿缚住手脚的现实,让朝方深感失望。


|作者:咖喱 二水隋唐

|编审:肖莹苏睿



继上周“拉黑”韩国之后,朝鲜又在平地扔出一记响雷。


6月16日,被视为“朝韩合作象征”的朝韩联络办公室被彻底炸毁。距离开设仅仅19个月后,这个机构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退出历史舞台。


随后,朝鲜官方解释称,这是为了“迎合民意”、让“脱北者”及其“纵容者”付出“犯罪代价”而采取的反制措施。


朝鲜突然的举动是否早有预兆?背后有何更深的含义?事态会如何发展?在朝韩关系突然恶化的背景下,双方的一举一动、每个词令和表态都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顺应民意”炸毁大楼


当地时间16日14时50分,一声巨响从朝鲜开城工业园内传出后,韩国统一部表示,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被炸。


两个多小时后,朝鲜中央广播在17点档的新闻中证实了这一消息,且解释了原因:


“为顺应严厉讨还‘脱北者’及其纵容者犯罪代价的愤怒民意,我方有关部门在切断一切北南通讯联络线后采取反制措施,彻底炸毁开城工业园区北南联络办公室。”


·朝鲜彻底炸毁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现场画面。视频来源:央视军事


朝韩联络办公室位于开城工业园内,于2018年9月正式挂牌,是朝韩之间共同设立的第一个联络办事处,在南北交流中具有象征意义。


据澎湃新闻引用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朝韩联络办公室的设立,花费了韩国约170亿韩元(约合1亿元人民币)的政府预算。


·2018年9月14日,朝韩官员在朝韩联络办公室启动仪式上合影。新华社发


爆炸发生当天下午,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紧急召开国家安保会议商议相关对策。


当晚,青瓦台表态,对朝鲜炸毁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深表遗憾,并强调由此引发的所有事态,责任都在朝鲜一方。韩国政府还严重警告朝方,如果继续采取恶化局势的措施,韩方将予以强力应对。


·6月17日,朝鲜《劳动新闻》发布了爆破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时的现场图片。


进入17日,事态继续发酵。


先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统一战线部部长张锦哲发表讲话,称“不再有与韩国当局相对而坐的想法”,也不会再有“交流与协作”。


之后,一直在朝韩问题上姿态强硬的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再次表态,已拒绝韩国政府提出的向朝方派遣特使的请求,并称其不符合朝方的疫情防控措施。


同时,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言人阐明了朝方即将采取的军事行动计划,包括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团级部队和火力连队,重新部署根据朝韩军事协议撤除非军事区的哨所,将战线警戒级别升级为一号战斗级别。


对于“脱北者”发传单的行为,作为反击,发言人称朝鲜将在全线开放有利于散发对韩传单的地区,从军事上切实保障朝鲜人民能对韩散发传单。


当天,韩国统一部长官金炼铁请辞,表示对未能满足国民对朝鲜半岛和平与繁荣的期许而深表歉意,为朝韩关系恶化承担全部责任。


·金炼铁



都是反朝传单惹的祸?


朝韩联络办公室被朝鲜方面炸毁,还要从最近的“反朝传单风波”说起。


5月31日,韩国脱北者团体“自由朝鲜运动联合”在位于京畿道西北部的金浦市城东里进行散布反朝传单活动。


·脱北者团体用大型气球发反朝传单。


该团体用大型气球向朝鲜方向散发约50万份传单、50本手册、2000张1美元纸币和1000张内存卡。据韩媒掌握的照片内容看,这些传单上都写有指责金正恩新战略核武器路线的言论。该团体此前还在媒体上发布预告称,他们将在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当天(6月25日)再对朝散发100万份传单。


而另一脱北者团体“大泉”则定期在江华岛等地举行用塑料瓶对朝发送大米的活动。


“脱北者散布反朝传单的行为,被朝鲜方面严厉谴责,并在此后展开了一系列行动。


6月4日,金与正强烈谴责这一事件,称脱北者团体对朝方恶意诋毁,并提出隔断与南方接触空间的具体做法,称朝鲜可能会在废弃金刚山旅游设施后,考虑完全拆除开城工业园区,或是切断朝韩联络联络线,亦或是废除徒有虚名的朝韩军事协议。


·金与正


1天后,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言人也发表谈话,强烈谴责脱北者团体对朝散布反朝传单,称该行为触及“最高尊严”,并将不惜为此断绝韩朝关系。


6月9日,朝方有关部门彻底关闭韩朝官方所有通信联络渠道——朝韩联络办公室维持的通信联络渠道、朝韩军方之间的东西海通信线路和通信联络试点线路,以及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大楼和青瓦台之间的热线。


据韩媒当时形容,韩国方面不停拨打联络电话,但无人接听。


·朝韩专线电话


6月10日,韩国统一部以涉嫌违反《韩朝交流合作法》为由,举报“自由朝鲜运动联合”和“大泉”两个脱北者团体,并决定取消这些团体的法人设立许可。


统一部负责人称,这两家团体对朝散发传单和用塑料瓶发送物资的行为,违反《韩朝交流合作法》第13条“对朝运出物资前需获得统一部长官批准”等有关规定,而且该行为与韩朝首脑达成的协议产生正面冲突,违反“4·27板门店宣言”,造成韩朝关系紧张,威胁边境地区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致使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


其实在此之前,朝韩之间就曾因“脱北者的传单问题导致“不愉快”。


炸楼断联,意欲何为?


朝鲜对于韩国放纵“脱北者散发传单的不满显而易见,但是采用“炸楼”这样的方式抗议,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那么问题来了,朝鲜这次的“爆炸式不满”,原因究竟是什么?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半岛问题与东北亚国际关系专家张琏瑰教授在接受环环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个原因是‘脱北者传单气球’刺痛了朝鲜,让朝鲜愤怒。”


近几年,朝韩两国边境线上的“宣传攻势”时不时上演。众多从朝鲜逃到韩国的“脱北者”将反朝传单印在气球上,再从边境线飘入朝鲜的行为一直刺激着朝鲜政府。


2014年,中国青年网援引《朝鲜日报》消息称“脱北者团体的反朝传单在平壤地区被发现”。并且,与气球一起飘过来的除了传单,还有巧克力派、饼干等食物。


当时朝鲜官员先是宣布“飘过来的食物有毒”,随后又规定“发现传单后不向当局申报的话会受到惩罚”。


·韩国脱北者团体正在放气球


2015年,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而朝方的反应也比一年前激烈。


2015年4月13日,朝鲜网站“我们民族之间”发表了名为《将散布传单的据点无情地夷为平地》的文章。文中警告:“脱北者团体若向朝鲜散布传单,朝鲜将毫不留情地实施瞄准打击。”


可以说,“脱北者的“气球战”一直是朝方的敏感神经,而最新的一批气球传单也是此次朝鲜“炸楼断联”的直接原因。


不过除了传单问题,张琏瑰推测其中还有更深层次原因:“朝鲜对韩国目前的表现不满意,朝鲜想‘驯服’韩国,这是朝韩两国的博弈。”


持此类观点的专家不止一位。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接受《解放日报》采访时也曾直言:“朝鲜对文在寅3年来的对朝政策有所不满。”


他认为,朝鲜的战略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和促进民生上,本对韩国政府有较高期待。但后来,尤其是朝美谈判陷入僵局后,平壤发现,但凡触及无核化等实质问题,哪怕是不在联合国制裁范围内的朝韩双边经济合作,文在寅都不敢单独作出决策。首尔被华盛顿缚住手脚的现实,让朝方深感失望。


“朝鲜此举也是向文在寅政府释放信号,暗示其必须有所作为,不能‘光说不练’。”


·文在寅


还有分析人士认为,朝方对韩发难是为打破当前半岛无核化谈判的僵局,同时也逼迫韩美在未来的谈判中让步。


不管怎么说,如今世界目光重新聚焦朝鲜,朝韩双方暂时的稳定关系也被重新打上了问号。


炸楼的硝烟已经弥漫在了整个朝鲜半岛。东北亚这张“牌桌”上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目前谁都不知道……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