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连历史学者都嫌《清平乐》太乏味,买椟还珠的历史剧可以休矣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连历史学者都嫌《清平乐》太乏味,买椟还珠的历史剧可以休矣

影视独舌 影视独舌 2020-04-23


2020年4月23刊 | 总第2120期 

“其一,后宫戏太虐心,实在受不了宋仁宗与曹皇后越来越别扭的帝后CP,剧中表现得十分任性的张妼晗也越看越讨厌。

其二,朝堂戏太乏味,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只有一个又一个片段,散文化的叙事方式,缺乏戏剧张力。整部戏就靠制作精良的道服化撑起来。”

4月21日,宋史研究者、历史作家吴钩在微博上总结了电视剧《清平乐》让普通观众弃剧的原因,虽然他本人“对以宋代为历史背景的影视作品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看得津津有味”。

事实上,吴钩发了一条题为“如果我来拍《清平乐》”的长微博,在这篇2200字的评述中,他最后甚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果是我来拍《清平乐》,我会抛开原著小说,梁怀吉这条线削掉,后宫戏削减(但张贵妃会成为第一女主角),重头戏放在朝堂,直接在史料基础上改编,以仁宗皇帝与“背诵默写天团”的群戏为演绎的重点。

我们可以将仁宗朝分为若干期,每一期重点讲好一个主线故事(支线故事看情况而定),安排好这条故事线的主要角色,必须有正角、反角,这样才会有冲突。”

这也着实称得上是“活久见”了——一位历史研究者关注一部历史剧,重点不是在甄别历史细节上的错漏,而是在叹息戏剧上的干瘪,并且跃跃欲试要“点拨一二”。

也就是说,历史研究者都忍不住要指点一下编剧的工作了。这也从侧面表明,我们的历史剧创作在“买椟还珠”这条歧路上陷得太深了。

“宋朝热” 与《清平乐》的三大问题

4月7日,《清平乐》开播。大约一周后,吴钩的最新历史著作《宋仁宗:共治时代》开始发售。

在该书的“锲子”里,吴钩写道,“本书完稿时,临近公元2020年,恰逢宋仁宗诞辰1010周年。谨以此书,作为宋仁宗诞生1010周年的纪念。”

吴钩致力于研究宋朝历史,主张“重新发现宋朝”,已经先后出版《宋:现代的拂晓时辰》《风雅宋:看的见的大宋文明》《知宋:写给女儿的大宋历史》等宋朝历史读物。不同于严肃的学术著作,吴钩的宋史研究更多是做一些历史普及工作。

宋仁宗这个历史上很容易被人遗忘的“庸主”,在2020年的大众文化中,难得地获得了一书一剧的关注度。

事实上,最近几年“宋朝热”正流行,这首先体现在出版领域。

三联中读出了《我们为什么爱宋朝——宋代美学十讲》的音频、视频两个版本的付费课,广西师范大学引介了美国汉学家伊佩霞的《宋徽宗》,更有媒体人出身的郭建龙写的历史畅销书《汴京之围》,加上吴钩的四部宋史读物,一时间宋朝成为图书市场的热点。

影视市场的“宋韵”也渐浓。如果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鹤唳华亭》还半遮半掩,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宋剧,那么,《清平乐》应该是这波“宋朝热”中第一部播出的历史剧。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它显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

毫无疑问,《清平乐》的服化道和摄影十分养眼,“韵外之致”的美学趣味盎然。但是它在戏剧上几乎是一盘散沙,除非是极有热情的历史爱好者,否则很难被吸引追下去。

作为一部历史剧,《清平乐》在三个方面出现了问题。

其一,类型定位不清。

原著《孤城闭》讲述了北宋仁宗长女福康公主赵徽柔和内侍梁怀吉之间的缱绻爱情,《清平乐》则以宋仁宗为主角,以“仁宗盛治”为核心。打个比方,这相当于,把《大唐情史》改成了《贞观之治》,中间还穿插着《大唐歌飞》的一些元素。

到底是朝堂剧、文人剧,还是后宫剧、言情剧?在《清平乐》中傻傻分不清。在剧作的呈现中,这四个类型元素几乎是平行展开的,但是缺乏有机的粘合,每条线都对另外一条起到了干扰作用,颇为可叹。

其二,刻意追求台词古奥。

在《清平乐》中,所有角色,不分男女老少、社会地位,都在“拽文”。如果追求一种极致的自然主义历史还原,你不仅不能说白话文,是不是要考据和模仿一口浓郁的“汴京腔”,方得其中真味?

最关键的是,现代演员很难掌握这种拗口台词的情感表达与句读节奏,最终的效果就是“集体背古文”,角色都成了“没有感情的杀手”。这也是这部剧看起来寡淡的重要原因之一。

刘和平曾经这样谈论过电视剧的台词,“只要面对的是观众或者听众,你试图要感染他、煽动他、震撼他、带动他,必须用诗歌的语言。”他还讲到,“古文运动的宗旨就是一句话,文学之语言一旦沦为美学的消遣,而没有准确而有力的思想传递,便毫无意义。”

其三,没有重点不成戏。

从开篇的“天圣年间”(1023年-1032年11月)讲到了康定二年(1041年),《清平乐》用近30集的篇幅洋洋洒洒拍了仁宗在朝的18年,但却没有用一个主线连起来。

整个故事就像是一个编年体推进的纪录片,“每一件重要事件都想讲述,却无法展开铺叙,只能如蜻蜓点水,浅尝辄止,甚至连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未交待清楚。”

在剧中,不仅宋仁宗和曹皇后等主角形象模糊,大臣的角色也更多是一种串联历史事件的“功能性人物”。由于每个角色都不够典型、平淡无奇,《清平乐》在每个人物出场时,会打出人物的姓名以此来作区分——这一般是剧情式纪录片人物出场的招数。

他山之石:历史剧如何才能把钱花值了

在《宋仁宗:共治时代》一书中,吴钩把“仁祖之法”和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做对比:“君主以尊贵的身份高拱在上,不亲细故,以宰相领导的政府具体执政,以独立于宰相的台鉴监察政府,从而形成良性的权力制衡,达成优良的治理。”

基于此,不妨把Netflix拍的英国女王的传记剧《王冠》拿出来作简单对比。这部剧讲的是民主时代的“虚君政治”,君权更多是象征性的,但它依然可以拍得跌宕起伏。

从某种意义上讲,《王冠》的核心就是探讨君主立宪制。向内的主题是:英国皇室成员在严格的戒律和礼仪约束下,神性与人性的冲突。向外的主题是:君主制如何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用中国的话来讲,英国皇室如何在“礼崩乐坏”时代退而求其次。

《王冠》每一集都是一个独立故事,并且都有自己的分集名称,精致的文本和结构让它像是十个独幕剧合集。在每个故事中,编剧都设置了危机事件,都有起承转合,并且有人物关系的变化。英国现代史的风云激荡也嵌入其中。

英国女王的生活每天都这么紧张刺激吗?不一定,但这是艺术家的权利。刘和平也讲过,“观众想看的不是已经发生的事,也不是可能发生的事,而是他们希望发生的事。这就是虚构和想象之所以存在的绝对理由,也就是我们文学存在的本质特质。”

再举一个例子。1月24日,Netflix 推出了扣人心弦的历史纪录片《帝国的崛起:奥斯曼》 ,讲述的是穆罕默德二世在1453年攻陷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历史。2013年,土耳其曾经在电影《征服1453》里拍过这段历史。

这个纪录片几乎是以戏剧表演为主干,辅以专家学者访谈。当然,“剧情式纪录片”早已成为历史纪录片的常见体例,像金铁木的《圆明园》《大明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最令人惊喜的是,Netflix这部纪录片花在戏剧表演上的力气。选角(都是职业演员)、叙事结构(闪回、插叙、平行叙事)、服化道、美术、台词、表演完全是美剧式的。这样的错位感,也难怪有网友给出“纪录片3分,电视剧7分”的评论。

也就是说,Netflix把纪录片拍成了历史剧,而《清平乐》似乎把反向的道路也打通了。

据了解,《王冠》前两季20集共花费了1亿美元的制作费。美国流媒体的财大气粗,也让这部英国王室剧集摆脱了BBC剧一贯的“寒酸”,变得养眼起来,但最重要的是,它的剧作和它的制作是能够匹配的。

历史剧为何会“买椟还珠

近期,中制协发布了“复工”六大倡议,其中第二条明确指出,“各摄制组要精打细算,下决心压缩人员、车辆和物资配置,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对精品的制作中。下决心压缩在服装、制景和特技上过度追求奢华的投入,把功夫下在讲好故事,塑造好人物上。”

事实上,“重器轻道”是影视行业一直存在的问题。一旦有大量资本涌入,历史题材影视剧就首当其冲。因为这个类型最花钱,话题度最多,也最赚钱。

2001年,中国加入WTO,美国进口大片从10部增加到20部。为了能够与好莱坞抗衡,中国的大导演前仆后继拍了一系列的“中国式大片”,如《英雄》《十面埋伏》《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最终,中国电影似乎守住了市场,但失掉了口碑。

如果说电影还有视觉奇观的考量,那么剧集作为一种长篇叙事艺术,观众最根本的诉求是一个好故事。但在过去的几年中,古装剧、历史戏的制作成本被推到很高,但是留下的作品却很少。

除了资本的影响,网络舆情也是一个“干扰项”。近些年,在互联网上,网友对于服化道、典章制度等历史细节错漏的“显微镜式考察”,远远盖过了对于戏剧性的探讨。

毫无疑问,消费是可以反作用于生产的,如果“搞好装修”“遵循历史”就能拿高分,这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一个极具诱惑的正面激励。但过犹不及,最终还是会被反噬。

包拯神探的形象和历史不符,但这不影响民间社会对“包公案”的朴素感情;而早期版本的《包青天》,很多服装甚至是复刻戏曲舞台,这影响了这些作品的传播和口碑了吗?

谈起《大明王朝1566》,我们想到的是一组组鲜活且复杂的群像,以及一句句铿锵有力而富有诗意的台词。《走向共和》出场了那么多人物,但只要抓住了这个人物的精髓,他就有辨识度,哪里需要每个加字幕?

《雍正王朝》告诉我们朝堂廷议的“独幕剧”可以写得有多精彩。就连《康熙王朝》这部被人抓住“我孝庄”这样历史漏洞的剧,“康熙怒斥群臣”的戏至今在B站很火。

文艺工作者应该做灵魂的工程师,而非是视觉的装修工。买椟还珠,可惜了,毕竟我们历史剧的优良传统不是这样。

【文/杨文山】

近期热文

王小枪:有一种加强剧本的方法叫拖稿|国剧少壮派(7)
风口|明星如何与B站携手,走上共赢的花路?
杨哲:悬疑冒险剧的趣味男女有别|国剧少壮派(6)
张鸢盎:对IP剧不离不弃,高成活率有门道|国剧少壮派(5)
《我是余欢水》上半场给足了“痛虐爽”,下半场我能要自行车吗?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区块链是什么?

      影视独舌 微信二维码

      影视独舌 微信二维码

      影视独舌 最新文章

      连历史学者都嫌《清平乐》太乏味,买椟还珠的历史剧可以休矣  2020-04-23

      《一诺无悔》研讨会:如何将群众心中的丰碑变成文艺创作的大IP?  2020-04-23

      已经拿到4万元稿酬,这个年轻编剧为啥还要“卖惨”?  2020-04-23

      风口|电影抢搭直播的快车,变现这一关怎么过?  2020-04-22

      这八部献礼剧中的VVIP,是未来一年国产剧的风向标  2020-04-22

      纪录片《国家荣光》:缅怀英雄就是铭记历史  2020-04-22

      “百日展播”天下三分,生活剧如何成为了献礼主力军?  2019-09-04

      家庭剧成造星池,亲子系演员“出厂”易“成人”难  2019-09-04

      隔壁石原里美在道歉,而你还在争番位  2019-09-04

      【独舌数据】电影票房、电视剧网剧播放量、晚间电视剧收视率  2019-09-0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function(){ $("img").lazyload({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200,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